09.01.21 | 13:16 PM
阿里 京东 拼多多:电商慢时代 如何“换挡前行”?
2021年二季度,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财报分别表现如何?有何新的战略增长机会?又遇到哪些挑战和压力?
BY 媒介360
一直以来,互联网巨头的财报,都是判断中国互联网整体走向的一个重要信号。

电商是互联网最核心的商业模式之一,2020新冠疫情影响下,线下消费停滞不前,以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为代表的线上电商大平台迎来新一轮增长驱动2021年,随着线下商业秩序的恢复,电商在营收及用户增长速率上,明显能够看出已进入“慢时代”。

除了受到宏观大环境的影响,新型电商业态对传统电商的冲击,也不容小觑。近年来,流量去中心化局面来临,大平台流量掌控力逐步下滑,直播带货内容种草、私域流量等社交电商模式的崛起进一步解构了电商大一统流量格局。

那么,2021季度,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财报分别表现如何?有何新的战略增长机会?又遇到哪些挑战和压力?

阿里巴巴:基本盘增速放缓 面临严峻内忧外患

阿里巴巴新一季的经营数据显示,营收为2057.4亿元,同比增长34%,不及市场预期的2093亿元。若不考虑合并高鑫零售的影响,营收为1873.06亿元,同比增长22%

从营收来看阿里巴巴依然保持着稳健增长,尤其是在遭受监管事件与行业冲击情况下,财务收支依然保持稳健增加,实属不易。但显然这个数据,不胜昔日辉煌,增速再减弱通读财报,不及预期、同比放缓等词汇频频出现,外界对此一片哗然。

用户数据上,本季度,阿里巴巴生态体系全球年度活跃消费者达到了11.8亿,较上一季度增加4500万。从核心业务来看,淘宝天猫平台月活跃用户为9.39亿,淘特年度消费者用户数为1.9亿



>>商业基本盘遇难题 线上零售市场亟需新突破

一直以来,电商业务都是阿里巴巴绝对的营收与利润主力,但在此领域耕耘多年的阿里巴巴已将流量红利开发到了极致,保持高增长速度,会变得越来越难核心电商表现出的业绩增长乏力,会影响到整个商业板块和阿里巴巴整体营收状况。

数据显示,阿里商业板块营收1802.4亿元,同比增长35.2%;盈利390.2亿元,同比减少13.7%。电商业务仍然是挑大梁的存在,本季度以淘宝、天猫为核心电商的中国零售业务营收达到1358亿元,同比增长34%,在阿里总收入中占比66%相较来看,上一季度,核心电商业务的增速还高达64%,本季度可谓下滑显著。

可以看见阿里巴巴在国内电商零售业务发展陷入了疲软。一个具体表现是,阿里巴巴618购物节活动,参与活动的商家和品牌比去年多了一倍多,达到25万家有余,推出超100万种新产品但从财报来看,活动并没有带来明显的增收结果。

>>业务调整从轻到重 加大对自营业务的投入

阿里巴巴核心商业业务由两部分组成,其中一部分就是淘系电商带来的包含广告及佣金的客户管理收入此前一直被公认为最佳的商业模式,但时过境迁,平台模式也会遇到增长的瓶颈,如今这部分业务的收入同比增长为14%,占营收的比例从去年的46%将至39%

另一方面是直营业务的占比提升包括高鑫零售、天猫超市、盒马、进口直营和银泰。本财季,直营业务取得收入548.04亿,同比增长82%,远高于34%的总营收增速,占总营收的比例达27%

>>开发新业务成为重中之重 支撑大盘增长

业务调整会是阿里巴巴之后经营动作中的重中之重,尤其是对新业务的布局和发力。根据财报,阿里巴巴的社区商业平台商品交易额环比增长了200%,首次并入财报的高鑫零售,线下门店已达235家,线上订单同比增长了28%

相比还在投入阶段的社区团购业务,阿里的本地生活业务也不省心在最新的调整中,俞永福坐镇本地生活服务彰显了阿里对这一业务的重视,但该业务是否能扛起阿里本地生活业务战略目标的大梁,还有待观察毕竟,阿里本地生活业务无论是营收规模还是增速,都远远低于美团,高德的引流能力、阿里的生态打通程度等都尚未得到验证。

财报中,阿里有意强调海外市场的增长和海外用户数量。根据财报,该季度,阿里巴巴生态已经服务2.65亿海外用户,Lazada订单量同比增长超过90%,取得营收108亿元,同比大增54%

利润表现上,阿里巴巴上半年经营利润为308.47亿元,同比下降11%疲软尽显。一方面是主营腹地被蚕食,一方面是新业务需要输血,增收不增利问题开始显现出来。阿里巴巴加大对社区商业平台、淘宝特价版、本地生活服务及Lazada战略领域,和咸鱼、淘宝直播等增长业务的投入,通过降低平台经营门槛和经营成本等措施,对商家进行业务支持。

>>云服务遭受巨大压力 营收开始止步不前

作为最受关注的板块,在出色的增长之后,阿里云也陷入了增速放缓的难题。财报显示,云计算板块营收160.5亿元,同比增长29.0%,亏损16.43亿元,同比缩窄39.0%这也创先了增速历史新低,而且与上一季度营收168亿元相比,阿里云营收首次出现环比下滑。

之所以出现如此大幅度的下降,财报中解释称,“自上一季度,收入同比增长放缓主要由于来自互联网行业的单一头部客户(字节跳动海外业务)收入下降。基于非产品相关的要求,该客户就其中国以外的业务停止采用我们的海外云服务。”

此外,随着国家双减政策的落地,可为阿里云创造20亿元~30亿元营收的线教育行业在集体经历转型剧痛;政府、大型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政企业务,客户更加注重数据安全和独立自主,在云服务选择上倾向采用私有云和混合云,阿里云优势并不明显。不过,互联网、金融服务和零售等行业的客户处于不断增加的趋势中,所以其盈利表现会越来越好。

>>政策风险及竞争对手的夹击 挑战依然存在

行业监管趋严尤其是反垄断监管涉及到阿里巴巴这样的大企业。去年12阿里因在电商交易平台上实施垄断行为,对平台内的商家实施“二选一”行为而被市场监管总局调查,罚款高达182.28亿。

其他电商也在依靠新模式,蚕食阿里巴巴的市场份额。拼多多依靠市场补贴和用户拼团的方式迅速抢占下沉市场取得不错的成绩,国内用户数甚至超越了阿里,已经成为阿里电商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

在短视频直播平台兴起之后,直播带货这一新业态对传统电商市场份额造成了巨大冲击。从数据来看抖音快手的GMV今年也会增长到万亿体量。

当下,阿里巴巴亟需思考,如何让自己的诸多业务焕发出新生机,让自己的生态建设更健康更高质量地服务广大商家用户在商业上创造更大的想象和期待空间

京东:保持低利润率运营 打造新型实体企业

财报显示,京东二季度的营收同比增长26.2%2538亿元,但是经营利润仅有3亿元,同比下降了94%。从业务板块收入结构来看,京东零售是核心业务,二季度贡献收入2326亿元,经营利润接近60亿元;京东物流经营收入261亿元,亏损3.57亿元;新业务(主要包括京东产发、京喜、海外业务及技术创新)经营收入近70亿元,亏损超30亿元。

用户数据层面,截至2021630日,京东过去12个月的活跃购买用户数达到5.32亿,同比增加27.4%较去年同期净增了1.15亿,单季新增3200万创下历史最高增量。这其中,超过70%的活跃用户所购买的商品被送达三至六线城市。



>>零售业务增收维稳 从反垄断政策中获利

一直以来,京东零售业务向来是营收主力今年二季度,京东零售延续了一贯的稳定增长趋势,同比增长22.7%

一方面,二季度正逢618年中大促,今年又是京东18周年庆,促销力度更大,收效也更显著。而且,在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处罚了阿里“二选一”垄断行为后,京东也迎来了品牌回流包括LVMH、雅诗兰黛、欧莱雅等品牌陆续入驻,品牌自带的流量和销量带动了京东零售营收增长。

另一方面,京东加速推进全渠道分销模式,不仅以直播、短视频、大图文等形式进行线上零售促销,线下也大力增聘员工、扩开门店,与达达集团合作构建“一小时生活服务圈”,线上平台联动线下各品类实体门店抢占市场。

>>继续大力投入自建物流 信奉“长期主义”

京东自2007年起开始布局物流,今年5月拆分上市,虽然至今仍然亏损,但是自建物流对零售业务持续增长和塑造品牌优势很重要。

今年以来,京东通过自建、共建、租赁等方式,运营仓库数增至1200个;在推进新能源货车替代传统燃油货车的同时,还进行了自动驾驶智能快递车的研发和规模化;为了优化物流体系,维护7千多个配送站,京东持续扩招员工进行分拣、配送服务。

这些举措为京东零售业务提供了当日达或次日达的高时效配送服务不过,反应在财务数据上,京东物流二季度的营收同比增长45.7%仍有超3亿的经营损失。不过,即便多季度的利润亏损,京东表示,将会在物流基础设施、供应链升级、技术研发等多个方面持续加大投入力度。

>>新业务保持高速增长 严重亏损拉低整体利润

京东自2021年一季度起调整了业务分类报告,将京喜和京东产发内部业务从京东零售中分离出来,并入海外业务和技术创新所在的新业务中。新业务虽然增速最快,但亏损也最大营收同比增长60.25%69.63亿元,经营损失却达到了30.2亿元,利润亏损率高达43.37%

与京东物流一样,京东对新业务也是以投入换增长。据悉,京喜主打社区团购闭环生态,其下属分有京喜APP、“京喜拼拼”和“京喜通”三个板块,获得了京东的大量资源倾注,但收效却不够理想。

相较友商,京喜拼拼起步较晚,借着供应链优势进军下沉市场,但在外部竞争激烈、内部管理不成熟的情况下,日单量仍然较低,盈利问题难以解决,今年以来接连关停了多个省份站点。

>>低利润运营模式的风险 依然不容忽视

财报数据来看,京东显然在坚定不移走投入换未来的路线,尽管这是企业寻求长远发展的必然阶段,但是依然存在风险

低利润运营模式的风险不容忽视。在整个运营链条和产业发展上的抢先布局虽然能形成一定的规模效应和品牌差异化,但是固定资产成本投入过高,一旦出现积压亏损,自身低利润存储很难弥补亏空,维持企业运转。

>>新型实体企业定位 平台经济模式本质不同

此外,此次财报还透露出一个重要信号,京东多次强调新型实体企业的定位“京东是一家兼具实体企业属性和数字技术能力的新型实体企业,与平台经济模式有着本质的不同。”

徐雷提到,“京东的业务逻辑是创造稳定的,更大规模的高质量就业,形成从商业价值到社会价值良性循环,而不是通过过度价格补贴打压竞争对手,压榨品牌商利润,从而把行业带入畸形发展的恶性循环。”

这个定位的核心支撑在于:从京东对物流和自营商品的重投入、聘用大量一线员工以及供应链连接百万级社区商超,看出京东对重资产运营模式的重视这背后是京东着眼于长期价值共同创富的社会价值。

具体而言,京东将在乡村振兴、大型企业、中小企业上提出三条“助实”路线振兴乡村上,推动高质量农产品上行,帮助全国各地更多优质的农产品充分打通上行通道助力大型企业数字化转型方面,做“数字大脑”充分发挥供应链与技术服务能力优势,不断满足汽车、能源、机械、家电等产业数字化转型针对中小微企业供应链不通、销售“最后一公里”等痛点,通过京东供应链获得在选品、运营、物流、金融等方面的支持。

今年以来,互联网行业整体面临强监管压力,阿里、美团都面临了反垄断的压力。在这种环境下,京东提出了全新的企业定位,“平台经济”划清界限推动商业效益和社会价值的平衡

拼多多:营收及用户增长不及预期 农研上升为“一号工程”

财报显示,拼多多二季度营收为230.5亿元,同比增长89%,低于市场预期的267.4亿元。经调整后净利润为41.25亿元,去年同期为净亏损7720万元。

用户数据层面,第二季度平均月活跃用户为7.385亿,低于市场预期7.592亿,同比增30%,单季新增1390万;截至2021630日的12个月期间,活跃买家达8.499亿,同比增24%



>>整体增速放缓 自营业务萎缩影响大盘

成为媒介360会员查看更多内容
advertisement